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被分割的乌克兰

2018-10-28 12:36:59

被分割的乌克兰

本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

2月24日,乌克兰的蓝黄色国旗和欧盟的蓝色旗帜在美国白宫前的旗杆上飘扬。在经历了数月的抗议和一周的流血冲突后,乌克兰似乎已经找到了方向。

在亚努科维奇这位本应在2015年才结束任期的乌克兰总统逃出首都基辅之后,满目疮痍的乌克兰正在进入革命者的掌握中。

然而,这种景象只是乌克兰的一个侧面。在其西部的利沃夫地区,已经宣布独立于乌克兰中央政府的人们更喜欢手握代表乌克兰极右势力的黑红色旗帜,而在其东南部,聚集在广场上的人们正在分发白蓝红相间的俄罗斯国旗。

亚努科维奇的出逃,留下的不只是他在基辅近郊梅日戈尔耶镇上豪华奢靡的总统官邸,更重要的是他身后那个巨大的权力真空。

由谁来填补这一真空,将决定乌克兰的命运。或许是刚刚由监狱出来再次站在公众面前的乌克兰前总理、反对党“祖国党”的领导人季莫申科;或许是受街头民意支持、拥有激情但无执政经验的拳王克利钦科;而糟糕却有可能的是,在这两个或多个代表不同地区利益势力的拉锯下,已经因语言和宗教信仰产生隔阂的乌克兰将真正陷入分裂。

分裂危机

2月24日,乌克兰代理内政部长阿瓦克夫在Facebook上透露,他本人刚刚参与了一场对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追捕行动。他是在23日夜间抵达克里米亚城市塞瓦斯托波尔,希望能在那里的机场拦截亚努科维奇,但是后者并未出现。此前曾有人称在这一地区看到过亚努科维奇。由于被指控在反政府抗议中犯有大规模屠杀罪,亚努科维奇已经被乌克兰政府通缉,但目前去向未知。

塞瓦斯托波尔位于乌克兰南部的克里米亚半岛的南端,是除基辅外乌克兰的另一个直辖市,这里的居民多以说俄语、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族为主,与俄罗斯的密切联系也正是亚努科维奇选择这里作为出逃路径的主要考量。当地亲俄官员一直在要求脱离基辅实现自治,甚至直接表示希望能得到莫斯科方面的保护。而这一地区对于莫斯科的意义也十分重要:这里是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海军基地。

25日,在基辅街头刚刚散去的抗议活动又在塞瓦斯托波尔上演,只不过,人们是为了反抗刚刚诞生仅3天的新乌克兰政府。“塞瓦斯托波尔是俄罗斯的一个小镇,将永远是一个俄罗斯小镇,我们永远不会向基辅势力投降。”一位高举俄罗斯国旗的抗议者说。大约有2万人参加了这场集会,而在整个乌克兰东南部,抗议人群有可能达到20万。

在传说到达塞瓦斯托波尔之前,亚努科维奇在乌克兰东部城市哈尔科夫发表了他的一次演讲:“我是合法选出的总统。今天发生的一切是一种蓄意破坏,是土匪行为,是一场政变。” 该城市与塞瓦斯托波尔一样都是亲俄地区。

在东南部地区选择站在俄罗斯一边的同时,乌克兰西部地区也在忙于搭建乌克兰民族主义的堡垒。19日,靠近波兰的利沃夫地区就已宣布独立,这个有着250万人口的富庶地区早就不满于中央政府的预算政策。他们希望可以像英国的苏格兰和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一样,独享自己的财富。而该地区还是极右翼政党“全乌克兰自由联盟”的大本营。2004年之前,该组织的标志还是一个乌克兰化的纳粹符号。

对于俄罗斯来说,乌克兰目前的新变化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刚刚在索契冬奥会上向世界展示了一个更温和、更友好形象的俄罗斯还未对是否出兵保护克里米亚作出表态,但这不会降低他对乌克兰的关注。“如果认为那些戴着面罩、手持AK47冲锋枪走上基辅街头的人是政府,那么我们很难同这样的政府打交道。”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

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首次独立的乌克兰就一直深受东西部分裂的困扰。那之后的每次选举,民意都会大致沿着贯穿乌克兰中部的一条分界线发生分裂。而当欧盟与俄罗斯的拉锯战愈演愈烈之后,这种分裂终于被扩大成一道鸿沟。

如今无论出现怎样一个新政府,弥补这道鸿沟的关键都将取决于谁能尽快将这个已经处于破产边缘、经济陷入困境的国家率先稳定下来。

国债危机

24日,乌克兰临时总统图尔奇诺夫表示,该国国债正在接近违约,并且“正在走向深渊”。他呼吁国际社会为乌克兰提供紧急援助。据乌克兰计算,未来两年大约需要350亿美元。

乌克兰本来在去年12月可以从俄罗斯获得150亿美元的援助,并且其中30亿美元已经被用于购买乌克兰国债,然而这一援助如今已随着乌克兰政府的垮台而中止。

随着乌克兰临时政府表态将重启与欧盟的一体化协定,本应接手的欧盟却又一次表现出犹豫。美国和欧盟虽然已经表示他们正在研究如何帮助乌克兰,但他们也多次强调,只有在该国5月25日大选结束之后,才可能提供援助。更有可能让乌克兰的形势变得岌岌可危的是,美欧又一次将援助乌克兰的重任交给了IMF。

美国和欧盟或许忘了,正是他们当初将挽救乌克兰的工程外包给了IMF,才导致乌克兰向东靠拢。与俄罗斯愿意直接提供资金不同,这项援助计划带有大量传统的IMF色彩,即诸多的附加条件,尤其是要求乌克兰大刀阔斧地精简其繁冗的官僚体系,并减少能源和农业方面的补贴,同时削减财政支出。

乌克兰虽然是仅次于俄罗斯的欧洲第二大国家,但却是全球腐败、效率下的经济体之一。“大家都不想插手乌克兰现在所面临的这些问题,”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马克·莱昂纳德说,“乌克兰已经破产,他的政治体系十分糟糕,四分五裂,腐败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虽然美国和欧盟官员已经表示,IMF可能会放宽相关救助条件。然而对于提供乌克兰急需的现金,他们仍十分谨慎。2月26日,欧盟执委会发言人奥利弗·百利表示,欧盟已经在为乌克兰设计一个国际经济援助方案,但欧洲、美国或其他国家并不太可能马上拿出基辅提出的数额。但他同时补充,有可能通过欧盟协调提供规模较小的双边贷款,以用于提供短期协助。目前欧盟正在与包括美国、日本、中国、加拿大和土耳其在内的多个国家协商援助事宜。而在悉尼参加G20峰会的美国财长雅各布·卢也表示他与俄罗斯财长西卢安诺夫曾进行过一次“很好的对话”。

2013年,就在乌克兰向东还是向西关键的抉择时刻,欧盟仅对乌克兰提供了6.1亿欧元的援助贷款,显然,这是欧盟失去乌克兰的重要教训。

东西之争造成了乌克兰如今的困局,然而解决问题却又必须借助东西两方的协调。作为夹缝中的国家,乌克兰似乎很难找到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道路。在呐喊了三个月的“独立”、在牺牲了数百人的性命之后,乌克兰抗议者似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然而面对一个经济趋于崩溃边缘、政治共识丧失、民族文化分裂的国家来说,乌克兰也正在变得没有目标。

“乔治,你要知道乌克兰甚至不是一个国家。”2008年,当俄罗斯与西方因乌克兰问题发生争执时,普京曾这样告诉到访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在1991年之前的900年间,乌克兰曾处于波兰、立陶宛、克里米亚共和国、德国以及俄罗斯的“包围”之下,而在1991年之后,宣布独立的乌克兰也从未真正摆脱东西方夹击的命运。

壳牌液压油
锦绣钱塘
铝方通定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