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次出门远行

时间:2019-10-12 23:37:1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讲述一群农村人上城的过程,一个左眼受伤的少年,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一个粗心的父亲......

次出门远行

“哥哥,你把手拿开,我帮你吹吹眼睛。”

小女孩乖巧地走到这个像困兽一样的少年身边,轻声说道。

少年不吭声,倔强地勾着脑袋,一只手紧紧地捂着左眼,前额的刘海把半个脸遮住了。

不远处,少年的父亲不耐烦地看着他的儿子,脚边堆满了行李。有两个蛇皮袋子里装满了圆滚滚的大西瓜。

这一行,只有一个大人,就是少年的父亲,五个小孩,除了少年和小女孩,还有少年的哥哥,小女孩的姐姐,一个不到六岁的小男孩。他们跟着这个明显缺乏耐心和细心的男人出远门,去到他们父母身边。

夏日的黄昏,热气逐渐褪去。一轮红日,仿佛挂在了马路边的大树顶端,公共汽车一闪而过,红日奔过来,印在窗户上,车上的一个女人看着窗外的农田发呆。

少年的哥哥,高高瘦瘦,清秀的脸,柔顺的头发,黑而浓密,但不像弟弟那般粗硬。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他看着少年,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

晚上十点的火车,现在才七点多。

男人扛着行李,带他们在火车站附近一个空旷的地方坐下。晚风吹来,少年没有抬头,但是他在遮住自己眼睛的掌心里好像看到风中的星星在摇摆。他恼怒,还有点寂寥。

六岁的小男孩,兴奋地在台阶上蹦来跳去,时不时高兴地朝着他们叫唤几声。少年依然低着头,好像他的头再也不能抬起来了,手也像长在了眼睛上,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男人是个健谈的男人,他和谁都能搭上话,一支烟,一句:“上哪儿。”便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此刻他正在不远处和另外几个男人聊的火热。时不时顺着对方的话冒出一句“就是啊,他妈的不好搞啊。”这个男人,他至少应该去买一瓶眼药水给他儿子滴一滴。

《次出门远行》。

十八岁的“我”坐着一辆载满苹果的货车出门,不料车翻了,苹果滚了一地,被附近的村民哄抢而光,十八岁的“我”血气方刚,想为司机讨回一个公理,却被司机揍了一顿。

少年不知道这个故事,他离十八岁还有段时日。他要是知道十八岁的“我”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话,他可能会好受点。

火车终于来了。像长龙一样,停在铁轨上。

要上车了。火车吐着黑色的浓烟,突然朝天”呜——”地长鸣了一声。人群立马骚动不安起来,大家疯抢着想挤上去。

少年被挤在后头上不去。突然他看到一个睁眼瞎的男人,翻动着一双白眼不顾一切地爬动着,周边的人被他推搡到老远,不得不给他让了道。少年的血往上涌,他把捂着眼睛的左手放下来,学着那瞎子手脚并用,像狼一样蹿进了车厢。然后在吸烟室里找到一处空位,席地而坐,又恢复了勾着头,手紧紧贴着左眼的姿势。

小女孩她们也上来了。只买到了无座的票。小女孩的姐姐从包里找出几张报纸,铺在列车门角边,放好行李,姐姐想抱着小女孩,似乎这样的环境,激发了姐姐强烈的保护欲,但是小女孩不乐意,她没有丝毫害怕。她更喜欢站在车门边上,脸贴着玻璃看窗外的夜景。

深夜了,少年在漆黑的世界里睡着。左手自然垂落下来,脸往后仰,头随着列车的起伏不断摇动,但没有把他摇醒。小女孩终还是和姐姐相拥着入眠。少年的哥哥带着六岁的小男孩沉沉睡去。男人坐在蛇皮袋上盘算着明早的行程,想着想着也睡着了。

“呜——”又是一阵长啸。车靠站了。

“到了,到了。快捡好东西,准备下车了。”男人挑着行李大声喊到。

下了车。烈日半空,迎接他们的是一堆奇怪的女人。穿着不伦不类的裙子,戴着脖子都遮住的大花帽,刷了厚厚几层白粉的脸在汗里千沟万壑。她们朝着男人奔过去,男人肩膀上扛着一个大麻袋,两只手上都提满了东西。

“去哪里?我们的车去的。上我们的车,马上就发车的。”女人们都是这么一样的话,她们是客车上的售票员,出来拉客。

见男人不跟她们走,一个女人走上前拉着男人肩上的行李,拽着他往前走。另外一个女人不甘示弱,一把抢过男人手上的一个包,二话不说就朝她的客车去了。第三个女人见状也想来插一腿,男人急了。

“我的包!“

“我的包!”

他挣脱那只搭在他肩膀麻袋上的女人的手,去追拿他包的女人。孩子们也踢踢拖拖地尾随在男人屁股后头,追那生猛的女人去了。

上了客车。

少年坐在车前座的木板上,只留给人看他的脑心杂草一样的黑发。其他的人都坐在后面座椅上。

女人开始卖票了。

男人站起来说:“那前面木板上的孩子还小,还没到买全票的身高。”

女人不信,执意要少年站起来看看。显然少年早就超过了半票身高的一大截。

男人叫少年站起来。少年不出声也不站起来,脑袋趴在自己膝盖上。良久。

车子颠簸着前进,女人当然收了少年的全票。男人骂了少年一句也不作声了。

小女孩目不转睛地看着少年,心里在为他默念着:““丢丢碰,丢丢碰,老母鸡来吃食;丢丢碰,丢丢碰,老母鸡来吃食。”这是奶奶教她的,说如果眼睛里进了虫子灰尘,不要用手去揉,只要这样默念两句就好了。可惜这次老母鸡也不管用了。少年稍微抬起点头,眼泪鼻涕流了一脸,他在哭。他为什么哭呢?小女孩为他感到难堪。她一转头,看到那个女人的白墙似的脸上的汗水,像牛犁地一样,开出了几条新道道。

少年还埋在膝盖里无声地哭泣,鼻涕流进了他的嘴里,刘海遮住他的脸,他被闷的要窒息了。但是他固执地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当然,还有一只左手,成了他的王。他的王指引着他在蛮荒之地长途跋涉,而那只撞着他眼睛的无名飞虫早就飞到花丛中去了。

次出门远行。

少年败给了一只虫子。

男人败给了脸会犁地的女人。

小女孩败给了本会抓虫子的老母鸡。

共 211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篇小说颇具味道,语言富有 ,给人诸多遐想,描写手法娴熟,人物形象丰满鲜活、栩栩如生。感谢赐稿。倾情推荐阅读。【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09-22 11:18:27 欢迎入驻江山!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潍坊治疗卵巢炎方法
潮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临沧治疗男科医院
潍坊治疗卵巢炎费用
潮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