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海殁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8:10: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清晨醒来。他看到她在注视着自己微笑,温暖而干净。她说安,今天是我生日。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  他看着她略带皱纹的容颜,蓦然间发觉她的老去。而自己却是27岁的男子,有着干净的面容和活力。当一个人需要独自面对时间时,才会知道自身的挣扎是多么地无力。  十年了,从他17岁起被她收养,已经过去十年了。她一直在细心地照顾着他。刚开始时,他总是频繁地做着恶梦,在夜里惊醒,靠着冰冷的墙壁小声地哭泣。他叫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想竭力获取某种安慰。颜生,颜生。她醒来。从另一个房间跑到他身边,将他的头搂入怀中。她说,别怕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他慢慢停止了颤抖,紧紧地抱着她说。母亲,不要离开我。  她笑了,说安,你真是一个孩子。  从那以后,他便一直叫她母亲。她也总笑着回应,像个孩子似的喜悦。她对他说,安,我的爱人去逝了。惟一的一个儿子不愿意养我。你就和我在一起吧。我有些钱,可以养活我们两个。  嗯。他抚摸着她的手指,闻到淡淡的烟草味道,说,别抽烟了好吗,对身体有害。她微笑,摇摇头,并不说什么。  以后的很多日子里,他看见她坐在院子里有阳光的地方,阅读书籍。重复读着《圣经》,神情虔诚。他一直不以为然,暗自嘲笑她的迂腐。可他却不懂,若一个人丧失了生的所有希望。她便不得不依赖于建立在空虚幻想中那些信仰。像在吸食鸦片,虽然明知无望,但却不能停止。她冷静地注视着她自己做的一切,看着自己沉沦却近乎自虐地愉悦。  更多的时候,她总是看着一个黑色的硬笔记本发呆。有时候会莫名地烦躁,纠扯着自己漆黑的长发哭泣。安静下来时就不停地抽烟。直到四五年前,她也开始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像许多人那样平淡地生活。开始了某种貌视漫长的顺服,放弃了不羁和挣扎。  走过的,失去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怅然。只是觉得慢慢丧失生活的乐趣。  她买了蛋糕回来,和他庆祝了生日。喝了些酒,有点醉。她像个孩子似的傻傻地笑着,从屋里拿出一个本子交给了安。安认出是她经常翻看的那本。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喝完,说,这是我的记忆。以前的事,我终究是放下了。你留着看吧。陪我过了十年,我一直都想向你说声谢谢。  不用。他慌忙回答道,担心他们之间会因为这句话而生分。  安,你是否有喜欢的女子。  没有。我习惯自己一个人生活。  别把自己想象得那么坚强。  她注视着他的眼睛,你的父母找到了吗。他蓦地皱皱眉,摇了摇头。神情沮丧且难过。她说,没关系。可有些事情放手了,才不会失去。你十二年前从孤儿院里逃出来时,经历了那么多困难都没有找到。这一生,便这样无意义地寻找吗?  安,别想这么多了。我们都累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嗯。      1  十六岁那年颜生留了很长的头发遮住眼睛。整日地逃课,抽烟。混在酒吧里。在暖昧不清的灯光下喝下一杯又杯浓烈的Godfather,然后冷漠地看着几个试图骚扰自己的痞子被父亲派来的保镖狠狠地修理。不再相信任何人。  也就是在那一年,颜生的母亲突发心脏病去逝。她的父亲满脸笑容地带回来了另一个女人,方琳。  父亲与那女人结婚那天,她躲在家里疯狂地摔碎一切可以摔碎的东西,手指被玻璃渣划破,止不住地流血。也抱着母亲的遗照哭泣,深深地憎恨父亲的背叛。  晚上送走客人后,父亲去浴室冲洗。她的继母俯身轻声在她耳边说,没关系的。使劲砸,你爸有的是钱。  一日。  初夏的午后,颜生穿着白色棉裙光脚在窗台边写字。她家楼下是一片草地,闲时会有些老人舞剑打拳。白色石栏和阶梯随处可见。修剪精致的小花,园旁边是耸着尖顶的西式别墅。毫无疑问,这是富人居住的地方。她写的是一篇叫《冷夏》的文章。关于炙热阳光下浮现的悲伤。风过,一页格纸飘落至楼下。她趴在窗台上往下望,看到格纸落在一个画画的男孩身边。她喊,喂,麻烦把那张纸捡起来好吗。随即穿好鞋子跑下楼去。  男孩面容干净,眼神清澈而安静。此刻正看着那面纸。见她走过来,便说,写的不错。真巧,名字和我的画名一样。  她接过纸,说声谢谢。刚要离开时,瞥到男孩旁侧的画布上,再也挪不开了。  整个画面被一层灰色覆盖,但依稀可看到两个人的背影若隐若现。有潮湿的感觉。白色的花朵繁叠盛开在阴影下,别致而美丽。浅夕说,画的真好。  送给你好吗,男孩取下画布卷好,随手递给了她。说,对了,我叫苏年,可以叫我苏。  呃……谢谢。我叫颜生。她愣了愣才接过画来。  我在这里写生。要走了。  嗯。  2  那是一个温暖的有些发甜的夏天,他们一起在院子中的木槿树下从陌生到熟悉。每一个晴天你都可以看到一个穿白色衬衣的男孩和一个笑容明媚的女孩坐在两个小凳子上,一个画画,一个写东西。可以听到熹微的晨光在耳边笑着追逐落日的余晖。苏年说他每天都要画很多张画去应付美术考试,其实他不喜欢那些命好题目的呆板东西。只是为了高考,很多人不得不放弃自己初的梦想。就比如他一直想去西藏,但却一直没有机会。高二的暑假攒够了钱本想出去,却被父亲硬拉回了家里去上补习班。每天要学习到很晚才独自骑着单车回家,路过那段种满香樟树的街道时,他总是会推着车子慢慢地散步回去。闻着空气中湿润的花香,和年少时单纯地梦想。  他喜欢大海,却打算一辈子都不去看。因为再美,终究会失望。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母亲,她在生我时候难产去世了,或许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他淡淡说道。眼眸中闪过一丝明亮的光泽。  她望着坐在树下秋千上的他,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红着脸吻在了他的脸颊。  芳香弥漫。  后来,他们相恋了。原来他们竟是在同一所中学。男孩的家境很贫寒,但是他很有志气,这是她很欣赏的地方。她常常把自己的一些零花钱给他用,因为心疼他每天只吃一些简单的素菜。她突然间仿佛找到了一生的意义,不再觉得生活是毫无希望的。她不再和继母争吵,只想着快点毕业,和苏年在一起。于是她剪去了自己的长发,留一头干净的碎发。终归是美丽的女子,即便这样仍旧觉得精致无比。她开始每天和他一起准时上课,同学和老师都惊异于她的转变。虽然不能在一个教室里,但是每节课过后,苏年总会从一楼跑到七楼来看她。那时还没有电梯,下课的时间也只有十分钟。每次看到满头大汗的苏年时,她总会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偶尔苏年会写一封信给她,又或者是她叠一个心形送他。那时候的爱情,不知道为什么可以那样简单,即使每天都见面却仍有很多话要对彼此诉说。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以相互讨论好几天。  他们相互约定,要把彼此的爱情禁果留在新婚之夜。他们相互约定,要考上同一所大学。他们相互约定,将来要生两个孩子,是双胞胎,男的像他,女的像她……  年少时的许诺,永远是幼稚的,却也是美好的。即便是若干年后,有一个男人为你挥金如土,为你买你喜欢的房子,又宽敞又明亮,还有你想要的落地窗。为你买很多你曾经幻想过的漂亮衣服,你会不会还记得当初那个陪你一起望着橱窗里那些奢华品昂贵的价格唏嘘不已的男子呢。  你应该忘了吧。因为你总是会为自己找一个理由:人总是要学会成熟的。其实,那不过是我们每一个追逐梦想失败后的苍白借口。  那一年的颜生也这么想过。虽然她很努力的在学习,但是她的底子实在太差了。她终只考上了一所普通的三本。而苏年的成绩却极其优异,他的第二志愿填的是和颜生同样的一所大学,志愿则抱着尝试的态度填了中央美院。他烂醉在家里三天,终选择了自己的梦想。  颜生握着他写给自己的一封信,哭了。那一年她十七岁,而他十八岁。那封信上只有三个字。  不是我爱你,而是对不起。  3  颜生没有去上那所大学。她从家里拿走了一万块钱,独自去了南方。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工作。服务员,接待,工厂职工……她曾试图通过写作来养活自己,可是她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对文字的掌控能力。提起笔来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后来她去了一家小公司当了秘书。  那一年,她被老板在办公室里强暴了。只有十八岁。没有挣扎,也没有尖叫,只是流泪。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发泄完之后,仍给了她一万块钱,那几乎是相当于她半年的工资了。她没要,从自己的兜里掏出纸巾檫干净身下的血迹。第二天就辞职了。  后来她辗转流离,终于找到了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在那个城市呆了六年。六年来她有了足够的积蓄,于是默默离开了那座她每天都要在里面伪装自己的写字楼,独自去了西藏。  她住在木格措的一家小旅馆里。每天早早地起床,去喧嚣和吵闹的公用洗手间里刷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二十四岁的自己,忽然觉得有些老了。她搬一张摇椅坐到院子里晒太阳。后院养了一缸莲花,她每天都来看看它们。房东晾晒的棉布床单,洗的微微有些发白。还有房东女儿小心藏在角落里短裙和内衣。她忽然间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裙子了,从来都是几条棉布牛仔裤。那天她心血来潮跑去小镇上买了一条劣质的俗气裙子穿上,却依然美丽。她穿着那条裙子坐在镜子前抽完一只烟,就扔了。  遇见苏年是在一个傍晚,她正准备搬走椅子回屋睡觉。看见一个年轻男子背着行囊从门口走进来,两个人都默默站在了那里。七年未见,他变瘦了,眼神中微微有些疲惫,还是那样苍白的手指,和她一模一样。  半夜,他敲开了她的门。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让他进来。那天晚上他们深深地纠缠,她的手指用力地刺伤了他的背。过了这么久,他们都已经不再纯洁了。当他抱着她的时候,她忽然有些许的陌生。他离开的时候给了她一张卡。她收下了。第二天醒来时,他已退房离开了。  那张卡里有一百万。第二年夏天的时候她在海边的一个小镇里生下了他们的孩子。那也是一个明亮的夏天,和记忆中的那份爱情一样温暖的夏天。只是她从来不曾告诉孩子的父亲是谁,也没有再去找他。      4  安静静合上日记。走进颜生的房间。  他低头吻了熟睡中的女子。 共 39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具体都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